來論
  “這樣的企業家我們不歡迎。說嚴重一點,這是斷子絕孫的錢,你都敢賺!”日前,浙江省寧波市一位副市長在當地會議上,提到有一家化工企業被環保局執法支隊查處後托人說情時,發出了這樣的怒斥。
  對於這一大快人心的當頭棒喝,有人卻提出異議,認為副市長“別光罵娘”。筆者認為此說大謬,對於這樣的污染企業,如果連“罵娘”的狠話都說不出口,何談後面行動時的狠勁?面對環境污染的切膚之痛,副市長用一句狠話來表達自己的感情,無疑是一種有擔當的表現——在實際工作中,有人不想說,有人不能說,有人不敢說,結果就成了三緘其口。以至於如今偶有“狠話”出來,一時眾人側目。
  所謂不想說,主要是一些官員打著明哲保身的念頭,“你好,我好、大家好”,大家一團和氣,誰也不想當“出頭鳥”出面得罪人。甚至還有個別官員屍位素餐,即便是自己職責範圍內的事情,也當起老好人。
  所謂不能說,則是近年來一些政府官員對於污染企業的漠視、淡視、甚至賞識。在招商引資、拉動地方經濟的推動之下,有的政府官員對污染企業當真是捧在手裡怕碎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一樣百般呵護。更有甚者,在環保部門進行處罰時,還要主動跳出來,找出種種藉口為這樣的企業開脫,力圖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這時候,“狠話”當然不會出口。
  所謂不敢說,則是有個別官員,更和污染企業結成利益關係,進行利益輸送。雙方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萬一齣面作這個秀,到最後來了個弄巧成拙,拔出蘿蔔帶出泥,把自己的醜事也暴露出來,豈不成了笑話?
  其實,無論是不想說、不願說,還是不敢說,不僅反映部分領導幹部沒有在工作中為人民服務,甚至做不到為群眾的利益鼓與呼,在本質上脫離群眾,是“四風”在實際工作中的具體體現,其導致的後果是讓幹部背離黨的宗旨,像一堵無形的牆,隔斷了黨和人民之間的血肉聯繫,淡化了黨群乾群之間的魚水之情。
  因此,敢於說“狠話”不僅不應該被質疑,更應該“點贊”一個。當然,“狠話”之後,更需要有“狠勁”。而作為分管環保的副市長說出了這樣的“狠話”,具體執行的執法部門就應該更能挺起腰桿,行動起來,發揮出最大的“狠勁”。
  張進中(北京 媒體人)
  (原標題:說“狠話”才會使“狠勁”)
創作者介紹

江若琳

km34kmwc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